首頁  水利與科技正文 


五星棋牌

 

  打開中國植被分布圖,西南部的白色冰川與褐色的高山裸岩之間,有一處被大片翠綠色覆蓋的土地,無數毛細血管般的溪流自此發源彙集,一路東去。
  這是被譽爲“中華水塔”的三江源地區,是長江、黃河、瀾滄江的源頭,每年輸出600億立方米清潔水。
  昔日,受氣候變化及人類活動因素影響,當地草原一度過牧超載,生態發生嚴重退化,致下遊水患頻仍。
  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瑪多縣花石峽鎮東澤村牧民才旦今年55歲,對此記憶猶新。他家臨近冬格措納湖,位于黃河源頭附近,曾是一片水草豐美之地。最多的時候,一家5口人養了1000多只羊,500多頭牦牛。
  到了上世紀70年代末,當地草場狀況變得越來越差,常刮7、8級大風,周圍湖泊及河流也開始幹涸。在海拔較高、地處深山的夏季草場居住時,爲讓牲畜飲水,才旦常趕著牛羊去很遠的水源地,來回需要一整天。
  草場不複存在,牧民何去何從?
  2006年10月,才旦一家決定遷往臨近州縣居住。當年起,整個三江源地區近10萬牧民陸續離開世代居住的草原,超過70萬戶農牧民主動減少了牲畜養殖數量。
  爲遏制三江源地區生態退化趨勢,2005年至今,國家在當地累計投入超180億元,實施人工草補播、黑土灘治理、草原有害生物防控等生態工程,一批批幹部專家前赴後繼紮根于此,尋找生態恢複“良方”,並取得成效——2013年底,三江源生態保護和建設一期工程結束。與2004年相比,三大江河源頭年均向下遊多輸出58億立方米的優質水,草原産草量提高30%。
  2014年1月,投入更大、標准更嚴格的二期工程接續啓動。截至2018年,與一期工程實施結果相比,三江源地區草原植被蓋度提高約2個百分點,森林覆蓋率由4.8%提高到7.43%,水域占比由4.89%增加到5.7%。
  三江源地區草青、天藍、水碧的景象再度歸來,個別地區生態狀況甚至優于退化前的水平。
  在長江源頭地區,家住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玉樹市哈秀鄉雲塔村牧民生態監測員當真文德,近6年在村子周邊陸續發現10多只雪豹。
  在黃河源頭,瑪多縣黃河鄉阿映村牧民鬧瓦近期回到家鄉,再次看到熟悉的“千湖美景”,看到了在草場上自由競逐的藏野驢以及重披綠衣的山頭。
  在瀾滄江源地區,玉樹州雜多縣紮青鄉地青村牧民布勇,近年來明顯感到草高了、雨水更多了,家門口的河水像兒時一樣再度奔流起來。在山上放牧時,他常能看到珍稀物種岩羊與家畜在同一片草場進食的情景。
  家鄉生態恢複,讓三江源牧民極爲珍視。瑪多縣黃河鄉阿映村牧民鬧瓦說:“我們這裏曾經源頭斷流、草原萎縮,國家下大力氣把生態恢複得這麽好,牧民有什麽理由不珍惜?”
  記者近年在三江源國家公園采訪時,多次看到當地牧民自發沿路撿拾垃圾。有1.7萬當地牧民被政府聘爲生態管護員,承擔生態違法巡護、草原防火等職責,每月可獲得1800元收入。越來越多放下牧鞭的牧民,開辦藏家樂、藏餐館,從事民族演藝等,減輕了草場承載壓力,利用當地生態旅遊資源走上致富道路。
  玉樹州曲麻萊縣曲麻河鄉多秀村牧民卓瑪加告訴記者:“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現在生態這麽好,以後根本不愁吃穿,日子只會越來越好。”
  三江源國家公園管理局局長赫萬成表示,通過14年持續保護,“中華水塔”載譽複歸。今後,青海將在持續嚴格保護三江源地區的基礎上實現生態資源永續利用,將三江源建設成爲生態功能穩定、民族文化獨特的自然保護地,使之成爲中國生態文明建設名片、生態體驗和環境教育平台。



[關閉窗口][打印]
版權所有 長江水利委員會長江科學院
长江科学院信息中心制作  湖北武汉黄浦大街23号